打骨折
轻松一刻 > 段子 > 黑段子
黑段子
  • 我:“爸爸,世界上有鬼吗?” 爸:“没有,傻孩子…” 我:“但是我们家保姆给我说这世界上有鬼!” 爸:“快,收拾东西,走…” 我:“收拾东西干嘛?” 爸:“我们家没有保姆…”
    
    
  • 刚看到发小额头一大块伤疤,问他怎么了。他沉默良久:“我爸前几年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所以过年祭拜祖坟都是我去。今年我爸身体好点了,要和我一起去。”“叔叔身体好些了是好事啊!”“问题是他发现我拜了好几年的祖坟是别人家的,我们自己家的都要被草埋住了。所以要我在祖坟前磕头磕到出血为止。”
  • 我们村俩老头,一个叫李明,有点惧内,一个叫张乾,一天李明一人生闷气,张乾打趣说哎呦,又跪床腿了?李明说是啊。又问为啥?李明说昨天拾五块钱,回家交给老婆,她问咋恁脏?我开玩笑说是母牛撒尿撒出来的,老婆就骂,从牛逼里掉的脏钱你也往家拿?张乾哈哈大笑说,活该,牛逼里掉的脏钱你也。你妈啦个比,我打死你个狗日的。
  • 他的钱包里,有她的照片。“如果乱来的话,我会从照片里出来哦!”欢好之后,笑意盈盈,说出的话,当然是一种甜蜜的威胁。他又看了一眼照片,照片上的她,仍然是那么美丽动人。然而毕竟不在身边,毕竟已经分离半年。他还是走进了女房东的卧室。许久没有出来。第二天,上班前,他还是掏出了照片,习惯了。她果然不见了,照片上只剩下一个诡异的黑影。他惊惧了一天,终于平安回到住处。住处,有很多**,女房东,死在了卧室里,头被人割下。他掏出了照片,她的倩影又回到了照片里。手里提着女房东的头。
  • 另一男逢赌必赢,他向他讨教。他伸出双手,迷离地看着手腕处才凝结不久的疤痕,说,世界上总有爱人与金钱不能辜负。我便带着她一起,果然呢。爱果然是伟大的。男子回家,手持菜刀将妻子逼入角落。双眼猩红地问,你爱不爱我?
  • 我半夜醒来,看见旁边空着,于是喊妻子的名字。她去哪了?喊了数声,一个大夫和两个护士走进来,我惊道:“你…你们是那个医院的?怎么大半夜私闯民宅啊?我媳妇呢!”那大夫不理我,对着边上的护士说:“记录,06号患者已能辨认出医生护士,他虚拟出来已9年的妻子消失,有康复迹象。”
  • 儿子跟父亲说:爸爸,今天开始每天多给我1块零花钱吧?我要开始攒钱了。其父曰:攒钱做什么?儿子:我打算日行一善。父亲很开心,于是就每天都多给儿子一块钱。直到有一天开家长会,其父遇到了一个妈妈,她说她的女儿叫刑怡善……
  • 死神翻着手中的名单,面无表情的走向一户人家,户主是一个男人,正在电脑前下载什么东西的样子。死神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嘴角漏出一丝玩弄的笑容。于是他径直走向男子,露出真身。男子一脸惊恐,死神沉声说道:“我给你个机会,将这个文件在十分钟以上下载完就饶你不死。”说着点开了一个1kb的文件下载。只见进度条瞬间达到99%,却不动了。直到一小时后,最后的1%才不紧不慢的动了。“这是迅雷?”死神惊疑不定。“没错。”男子镇定下来。死神不甘心:“如果你在一分钟内将这个文件下载下来就饶你不死。”说着又点开一个1gb的下载,男子抢过鼠标点了什么,只见进度条突然冲到100%。死神震惊了。
  • “你不准过来!”她认真地说。他点点头不说话。她不放心:“再走远一点!” 他笑说“我闭上眼睛好不好?” “那你转过去闭上眼睛。” 他转过身无奈地说到:“在一起这么久了还娇羞什么呢,看一下你又不会多块肉。” “哼!”她不理他,然后嘟着嘴一脚踩上了街头药店门口的体重器。
  • 夜晚,胡同,一只猫缩在垃圾筒旁弱弱地叫着。有个高大男子走过去,粗鲁地拽起它的一条腿,大步走进了旁边一间平房,猫又挠又踢。飞儿正巧路过,她担忧起这只猫的命运来,想了想,走过去敲响了男子的门。男子把门打开,飞儿扫视了一圈,竟然没看到那只猫!她盯住男子问:你把它……弄到哪去了?男子笑了,牙齿很白:一只流浪猫而已,无需挂齿。
打骨折
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