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骨折
轻松一刻 > 段子 > 微段子
微段子
  • 公共厕所里有各种广告,有小姐的广告,壮阳药的,卖枪支的,搞基的等等,我就想知道女厕所里有这些东西吗?
  • 一哥们去网吧上网,两块五一小时,他上了一多小时,下机算账共四块五。收银员:“没有没五毛的,找根棒棒糖行不行?”帅哥:“只要五毛钱。”收银员:“算你狠,找你一块可以了吧?!”当他拿到一块时,他又把钱递给收银员说:给我来两根棒棒糖。
  • 小两口吵架从楼上扔一枕头,正巧一乞丐路过甚喜。片刻又有一被子飞下,乞丐狂喜。于是擦着眼泪对楼上喊:大兄弟,行行好,把那女的也扔下来吧!
  • 在坐飞机,刚刚广播说五分钟之内要把手机之类的东西关机,我没听,继续玩,你看,这不五分钟过去了,什么也氵
  • 看到油价调整搁浅的新闻,我深深的被国家管理者们的英明决断和超高智慧感动折服了,低油价对环境污染不利,我以生活在大天朝的子民深感荣兴,国家对我们多好啊,这么细微的情况都替我们想到了。
  • 我们冬季野营拉练,连长说让我们买点卫生巾垫在鞋子里面本来大老爷们去买卫生巾就挺尴尬的,结果我战友对老板大声的来了一句;老板给我拿几包43码的卫生巾”次奥这玩意是按码子买的么!
  • 乡长穿着短裤作报告,讲到激动时把一只脚抬放在椅子上,小dd的头露了出来,会场一片哗然,他以为大家不耐烦,就大声说:这只是个头,后面还长着呢!
  • 家里是老妈当家,老爹比我还穷,今天给帅哥打电话,帅哥欢喜的跟我说:“儿子,我攒了一百块钱,赶空给你打卡上。”我瞬间泪奔。
  • 话说今天领了毕业证和学位证,站在校园里瞬间感到和学校至此再无瓜葛,淡淡的伤感一下。忽然想到老婆还没毕业,自己还是有理由经常回学校看看的,感慨的说给老婆听。蛮以为会被夸,结果老婆幽幽的来了一句:那可不一样,以前是学长学妹的爱情,现在是社会闲散人员勾搭在校女大学生。
  • 我有一个战友,我一直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昨天他急匆匆的跑进宿舍“班长,值班室有你电话。”
    班长:“谁找我啊?”
    战友:“好像是个和尚,法号叫圆通。”
    班长:“那特么是快递啊,大哥!”
    我已笑的从床上掉了下来。
打骨折
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