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骨折
轻松一刻 > 笑话 > 恐怖笑话
恐怖笑话
  • 南开大学七宿舍之鬼
    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听说的,当时七宿舍住的是中文系女生。那个宿舍去过的人都知道,每个楼层拐角都有间小屋,里面只能住四个人。我在中文系有个老乡,就住在三楼小屋的隔壁。据她说那间小屋是总锁着的,本来这也没什么奇怪,没人住可不锁着?可是那年夏天,我们老乡聚会,我无意中问起这见事,却发现有个学姐变了脸色,连声叫我不要打听。人就是好奇,她越不让打听我越想知道,后来终于给我问出来啦:
    就在我们入学的那个暑假,那间小屋还有人住的,也是中文系,一共四个女孩,其中一个是我那位学姐。高年级开学比新生早差不多两个星期,报到的时候,那屋的一个人没来,也没请假。开始也没人在意,以为她想多在家住两天。可是几天后,这屋里另外三个人晚上常听见叹气声、哭声,我那个学姐还看见隐约有人影在屋里走动,她问是谁,那个人影不应,后来另外俩人全醒了,人影也不见了。第二天系里传出消息,没来的那个女孩在鸽子崖落水死了。再过了两天,她们收到一封北戴河发出的信,没署名但大伙儿都认得是那女孩的字,信上说很想念同宿舍的朋友,有时间会常去探望等等,最神的是邮戳日期是那女孩死后第二天,也就是我学姐看见人影那天。
    后来那屋就没人敢住了,学校让老生不要告诉新生,免得恐慌传下去,不过我们年级还是有不少人知道,再往下到91年,那间屋又住人了,也没听她们再提到什么异状,不过我从七号楼下面过时还是常常忍不住往那个窗口多看几眼。
  • 我还要给你们上课
    一同学想要翘课去上网,于是就给老师打电话说“老师,我拉肚子,都拉一宿了,现在起不来,想请个假。 ”老师同意了。三分钟后,老师又接到电话,还是那位同学说“走啊,我请完假了,上网去”,老师楞了几秒“不去了,我还要给你们上课!”
  • 把心一横
    某富翁极为吝啬,每日三餐,只用盐水下饭。有人走过去告诉他:“你的儿子在外面大嫖大赌,挥金如土啦!你还这样省俭?”富翁一听,把心一横地说:“好!我今后每顿买一块豆腐,受用受用……”
  • 马面
    马面突至,欲勾老张魂魄,老张恐极,好烟好茶重金款待,恨不能倾其所有以换阳寿,马面饱囊而去。未几,另一马面又勾魂,老张冤道:不是放我阳寿么? 
    新马面冷笑:傻,你被唬了,它不管这片儿……
  • 变翼
    他的肩膀痛了很久了。 
    痛到不得不放下繁忙的生意,到一个名医那里求诊。 
    “双侧肩胛骨骨癌,晚期,还有半个月时间了。”医生冷静地下了判断。 
    他震惊了, 
    “我才二十三啊!” 
    医生同情地望着他:“手术没有什么意义了,回去享受你最后的人生吧!” 
    一个月后,他再次来到医院。 
    虽然面色带着迷茫,但是看起来不象是要死的人。 
    他对惊讶的医生说:“上次回家之后,我就待在家中等死,没想到过了一个月, 
    我还是活着,而且,我长出了这个。” 
    脱下上衣,一对翅膀从他的肩膀后伸展开来。 
    光洁、闪亮,这是一对天使的翅膀。 
    医生吞了吞口水:“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件事?” 
    “没有。” 
    “哦,那很好。”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给他打了一针。 
    他惊奇地晕倒了。 
    医生将他拖进手术间,掏出了手术刀: 
    “我已经诊断你患有骨癌了,就算你变成了天使,也必须患骨癌而死。” 
    医生开始切割他的翅膀,血,飞溅到医生秀气的脸上。 
    “天使也好,恶魔也好,我的诊断,是不能错的。”
  • 雕牌透明皂
    一个人将他的女友杀害了。女友在临终前对他说:我死后变成厉鬼也要来找你算帐。他很害怕,于是请一诬医帮忙。诬医告诉他,只要你在天黑之前将身上的血污洗干净,女鬼就找不到你了。这个人洗呀洗呀,眼看太阳落山了,衣服还是没有洗净。这时女鬼带着一股阴风出现了,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你为什么洗不净你的罪证吗?”他下得魂不附体,回答不出。只见那女鬼从衣袋里掏出一块肥皂,用颤抖的声音说:“因为你没有使用雕牌透明皂! ”
打骨折
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