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一刻 > 笑话 > 恐怖笑话
恐怖笑话
  • 剪刀石头布
    傍晚七点,我坐在公园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天眼看就要黑了,家明怎么还没有来。路边一直有小孩在玩游戏,但是我却一直注意着那个瘦瘦的低着头的小男孩,他穿着蓝条纹的T恤,一直和小朋友玩着一个很老的游戏,剪刀石头布。我微微一笑,不禁想起我和家明经常用这个来让谁决定去哪吃饭。。但是这个小男孩很奇怪,和别的孩子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一直是出石头,玩的久了大家都知道只出布就可以赢他,很快小朋友觉得没有意思就纷纷走开了。我看他低头默默站在那很可怜的样子,就走近他。
    “小朋友,姐姐告诉你,玩这个游戏不可以只出石头,要会变才能赢才有意思,知道吗?”
    “可是,姐姐,我手上拿着东西呢。”他低声说。
    我低头看他的右手,紧紧的握着,的确象拿着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吗?”
    “已经不重要了。”
    “既然不重要那就把它扔了吧!姐姐跟你玩剪刀石头布。”
    “好吧```”他幽幽的开口,一个圆溜溜的东西从他手上掉下来,滚到我脚边,我低头借着路
    边的灯光一看,这``这个血淋淋的东西是``
    “姐姐,”小男孩抬起了头冲我阴森森的笑道,“我们来玩剪刀石头布吧! ”
    我赫然看见他那张苍白的脸上有一个血淋淋的窟窿,没有眼珠的窟窿里冒着绿色的浓液。
  • 北烟囱
    上了中学,我们几个特爱踢球的男生每天放学都要踢会儿球才回家。那时我们有两个操场,小的叫南操场,是个柏油篮球场,还有单杠,爬杆之类的东西;大的叫北操场,主要是踢球,冬天浇冰场,但是我们不喜欢滑冰的仍然有足够的地方踢球,可以想象它有多大。有意思的是两个操场里面各有一个很高的烟囱,我们叫顺了嘴,把他们称为南烟囱,北烟囱。南烟囱是烧暖气的锅炉房的烟囱,北烟囱就没人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了,下面是一大片破破烂烂的水泥建筑,有些高年级学生把自行车锁在那边,我们低年级是很少往那里去的。那也是个冬天,冰场还没浇,但是头场雪已经下了,我们照例放学后踢球,我是后卫。不过当时踢球没章法,进攻就都往前跑,防守就全退回来,反正人多,跑累了就蹲下歇会儿,自然有人补位置。那天我们的大门就在北烟囱那个方向,我踢累了就在门边歇着,突然对方就攻过来了,门口一场混战,球也不知道怎么就飞到北烟囱底下那片废墟去了。那会儿天也已经黑得快看不见了,球一没,大部分人一轰而散,就我们几个球迷不能走,得把球找回来埃进了那片废墟,越发的什么也看不清了,我就爬到水泥板的顶上,找了一圈都没有,另外几个人都在底下找,也没有。
    我们不死心,来回找,天可就全黑下来了。突然间我踢到个圆东西,以为是球,伸手一摸冷冷的硬硬的,可把我吓坏了,竟然是颗骷髅头,当时我怪叫一声就往外跑,衣服被断钢筋划破都不知道,其他人也不敢再找球了,统统跑回了家。第二天几个高年级的听说我们的事儿不信,也跑去那片废墟,还是白天呢,结果个个脸色煞白地跑回来。再后来我们体育课老师也去过一趟,回来的时候好象也是心惊胆跳的样子。
    等我们快毕业了,几个哥们儿合计非得再闯闯那个禁区不可,带了手电筒蜡烛还有火药枪之类的重装备,来了个彻底大搜查,结果除了捡到一顶破钢盔跟几块白骨,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们还专门问过一个医学院的学生,说那几块也不是人骨头,至于钢盔,似乎是日本鬼子时代的,因为上面还有日本字。有人就猜测说北烟囱下面那片废墟是“731”遗址,可是查历史我们那里也没驻过“731”,至于北烟囱到底是干什么的,可是连我们学校最老的校工也不知道,只是后来拆的时候发现它特别结实,连用了炸药放倒都没摔烂,只好雇一帮民工拿大锤给砸烂了
  • 总是见鬼的盈盈
    盈盈半夜经过墓地,听到丁丁当当的声音,心里就悔不堪言,可已经走了一半,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走到声音近处,盈盈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在那里凿着什么,盈盈长长的舒了口气,走上前去搭讪,“大爷,这深更半夜的,您不在家在这里做什么,还是回家啦。”那个黑影说了,“我不高兴,这些家伙真是够笨的,我墓碑上的名字居然都刻错了,我的连夜改了才行,要不明天老友们找不到我在哪里埋着了。”
  • 阿梅还魂
    我的高中同学阿梅是个端庄的女孩,我从未见过她说谎。现在虽然大家都已工作一年了,看来她还是没有变。不过她这次讲给我听的关于她大学时代,同寝室一个的女生晚上梦游的事情,可真是有点离奇。
    傍晚时分,在我小小的独身宿舍里,窗外又下着雨,风吹得窗框啪啪作响,天气本来就冷,一听到这种事情,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阿梅不疾不徐地讲着:我们寝室有六个人,梦游的女生叫李小梅(呵呵,很巧啊,我们的名字里都有梅字)。她开始并没有梦游的毛病,是大四那一年,她爸爸去世以后才突然患上的。开始我们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晚上,大概是一、两点的时候吧,我迷迷糊糊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头上拂来拂去的,我用手挥了一下,竟然觉得摸到的是一只人手!我浑身一激灵,猛然睁眼,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就坐在我的床边,还伸长了两只手来慢慢的慢慢的抚摩我的头发。我不禁吓得张大了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我是属于那种吓得休克了也发不出一点声音的人。幸亏如此,不然我可能反而会把梦游的李小梅吓死。
    我用尽力气退着逃下床来,然后就拼命把邻床的小萱摇醒。小萱突然看见我身后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人也不禁吓了一跳。不过后来我们还是弄清楚李小梅在梦游。然后我们另外5个人,抱成一团,是因为冷,点着蜡烛,看李小梅一个人在室内幽灵般荡来荡去。她身穿白色睡衣,眼睛半睁半闭,眼神僵滞,象中了邪一般。她就这样做了很多事情,最后在吃完了半个月饼之后,就自己上床睡觉了。
    我们这才松了口气,敢去睡觉了。
    第二天问她的时候,她果然什么都不知道。我们隐约提起,她立刻浮现出惊恐的神色,不敢相信。我们怕吓着她,就没有再提。
    后来她又不定期地犯过几次。每次都把同寝室的人吓得半死。有次小萱晚上起夜回来,冷得哆哆嗦嗦地往被子里钻,进去摸着里面多了一个人,马上又吓得跳出来了;原来是李小梅梦游过去了。还有一次,我半夜醒来,猛地看见她又坐在我的床边上了,还深直了双手伸过来,我以为她又要给我理头发,没想到她却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梦游的人力气真是惊人埃说到这里,阿梅取下脖子上的丝巾给我看她的伤痕。
    真的埃都红的发紫了。我惊叹道。那么后来是你们同寝室的人把她拉开了?
    阿梅摇摇头,她们睡得很熟;而且完全没有声音。
    那么……是她自己走开了?
    阿梅仍然摇头。
    我张口结舌。
    阿梅的脸一点一点涨成紫色,眼睛慢慢凸出,舌头也长长地掉了出来。
    我当时就是这个样子的,阿梅柔声说…………………………
  • 少煮一个鸡蛋
    有一个人,早晨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太太去世了。起初,他吓得脸色惨白,随即,却穿着短裤往楼下跑去,并大声叫着:“阿莲!阿莲! ”阿莲是他家的女佣,正在厨房准备早餐,听见主人叫唤,忙问:“先生,什么事啊?”那人回答:“今早少煮一个鸡蛋! ”
  • 隔壁的棺材铺
    这个故事我一直想不起题目......约莫是曾祖父时代,地点大概在北京城吧!话说有位裁缝师父老李在城西街开了家店面,平常人来人往挺热闹的..........但隔壁却有个棺材铺子,老李见了它总觉晦气...好在裁缝店生意不错,也就没想搬走.好在裁缝店生意不错,也就没想搬走.那一天下了整日雨,客人不多,老李提早拉下门,便独个儿坐在台阶上发呆!正想着心事时,不远处街角传来阵阵吆喝声,瞧!衙门三两个差役正押着囚犯往这走来....老李见那犯人颓丧着脸,只瞄了瞄他店的招牌,没魂似的,又继续被差役催赶着..直往城门走去.夜,雨仍未停..只听得隔璧棺材铺子吱嘎吱嘎响,扰得人睡不安稳,躺在床上,老李想,若非几年来自己积善修福,准给这怪声吓死!正蒙胧着,店门忽然给拉上了....隐约间缓缓走进个人来..该死!遭小偷....想喊!却忽然觉得喉咙一紧..吭不出半点声音.同时浑身上下也不听使唤,活像三包大米压着....霉运当头,中邪了!老李睁大眼,见那人双手到处乱摸,钱柜子给翻倒地上却不拿,把他生财工具提上手,摇摇摆摆晃出门去....挣扎着,老李终於爬下床..顾不得穿鞋,箧箧呛呛到了门外,但见街上空荡荡只闻雨声!第二天大早,隔壁店家围了一堆人,议论纷纷......老板沮丧着脸,惊魂未定,嘟哝着...!@
    !
    $衙门什麽都不管..这麻烦事..折寿哪!见他双手乱摇,紧紧地锁上门,头也不回,只说往对街找道士去..几个年轻小伙子,攀上门槛,偷偷进缝...有囗棺材似没盖上.......可怜的老李昨晚吓得一夜没睡,好不容易捱到五更才顿上一会,这下又给吵醒,气呼呼地起身便往门外瞧瞧究竟怎麽回事......你看,棺材铺八成闹鬼啦!黄袍道士都给请了来...可不是吗,远处棺材店老板带着道士向人群走来,进了店内,半晌没动静,忽然间,头传来喊叫声.....老李!出了怪事,麻烦您进来看看哪!外头老李听得满脸惶恐,硬着头皮探了进去,那知迎面便看见道士手上拿着他的针线盒子....这是我昨晚上遭小偷拿走的家伙,怎会在您手上..?!道士指指棺材,小心点,别吓着了!棺材里有具尸体,脖子上清清楚楚一道线缝的接痕...——这人昨天下午在城外被处决...——身首异处送了进来...——我还来不及请人...——却变成这个样!老李没说话...额头上都是冷汗...豆大的......!!
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