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骨折
轻松一刻 > 笑话 > 综合笑话
综合笑话
  • 几则雷人小笑话
    一个年轻的爸爸要去便利商店买奶嘴,因为他记得奶嘴是和安全套放在一起的,所以他一进门就不自觉的问:“请问安全套摆在哪儿?”店员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忍住笑告诉他,他虽然发现自己失言,却仍没事般地去拿,他想“反正待会就可以澄清了”不料等他拿者几个奶嘴摆到柜台上要算帐时,旁边的人群却轰地一声大笑起来……
  • 悲喜交加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坐在公园长凳上独自垂泪,警察走上前去问,问他出了什么事。
    “我75岁了,”那老人哭着说道,“我家里我有个25岁的妻子,他既漂亮,又聪明,并疯狂的爱我。”
    “那你为什么还哭呢?”
    “我想不起来我住哪儿了! ”
  • 不好色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有一句话说,百分之九十九的猫都叫咪咪,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好色。剩下的那一个,可能是个假正经。
    记得大学时上课女生叽叽喳喳讨论自己的男朋友,一个女孩子痛陈男友的不是,说这么色的家伙,真是坏透了,结果给班里男生听到哈哈大笑“不就们是色吗,色怎么是坏呢”他们把好色归为特点而不是缺点,因为“男人还有不色的吗”,在他们眼里,不色的男人就应该去医院报到。
    男人好色,英雄本色,美好的事物人人爱,所有的男人都会为美色所动。穿着低胸吊带裙的青春女孩在大街上游荡,每每惹人一头撞上电线杆。身边长发飘飞的美眉擦肩而过,也忍不住引人回头瞧了又瞧。欣赏归欣赏,不能有行动。君子好色而不*,可阅尽人间春色,但不能处处留情。
    读书的时候,颇有一些关于好色的趣事。由于专业的关系,学校里美女如云,老师们对漂亮的女生们从来都是彬彬有礼,关爱有加。逢到考试,只要派个代表上前一阵发嗲,考题悉数尽,美丽的女孩子,分数自然是低不了的,男生们只有一声叹息:唉,本校的男老师找不到一个不色的。美人计向来屡试不爽,直到快毕业那年,才碰了一鼻子灰。
    大四有一门形式逻辑课,是请外校的老师上课。外校老师果然风格大不一样,上课时眼望天花板,表情严肃,眼神凛然,对讲台下的众美女从来视而不见,待到期末考试,大家照例又委派最靓丽的女生上前套磁,谁想到老先生根本不扫美人一眼,愣是一道题都没套出来。大家平时逃课的逃课,睡觉的睡觉,现在看着天书一样的课本,全都傻了眼。男生本想沾美女的光,现在也只有苦笑。最后分数出来,要补考的倒霉蛋一大堆。美女们叫苦不迭,以前总是讨厌色男人,这次可终于尝到男人不色的苦头了!
  • 邀请
    在街头,一个年轻人走向一个姑娘,他说:“你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到咖啡馆里去坐坐吗?”
    “不,谢谢。”
    “要知道,我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邀请的。”
    “要知道,我也并不是什么人都拒绝的。”
  • 决战紫禁之颠(飘柔版)
    
    九月十五。
    紫禁之颠。
    月明如水。
    西门吹雪扬起手中剑,冷冷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叶孤城道:“好剑! ”西门吹雪道:“的确好剑。”
    叶孤城也扬起手中剑道:“此剑乃海外寒铁精英所铸,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西门吹雪道:“好剑”。叶孤城道:“本是好剑。”两人不再说话,冷冷注视对方。忽然,两人同时拔剑,剑光一闪,所有人竟都没看清两人出手,一切已结束。叶孤城的剑距西门吹雪的眉心一分半,而西门吹雪的剑已经刺入叶孤城的咽喉。叶孤城身躯剧颤,咯了一口血,嘶声道:“为何?”几片头屑飘落在西门吹雪的剑上,西门吹雪面无表情看着叶孤城道:“有头屑,不行! ”言毕收招,缓缓吹落剑上的几片头屑。长剑回鞘,负手长立,眼神中透露出说不出的寂寞。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忽然陆小凤拊掌大笑:“头屑去无踪,剑法更出众!西门吹雪就是西门吹雪。”西门吹雪霍然转身冷冷的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挺挺胸,迎向西门吹雪的目光。两人对视良久,西门吹雪眼中竟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忽道:“西门吹雪信赖飘柔! ”
  • 狐狸精围巾
    一位女顾客对商店投诉:“你们出售的产品太差劲了。我花了100美
    元买了一条狐围巾,只遇上一点小雨,黑色变成灰白色了。”
    皮货商说:“啊,狐狸精真厉害,做成了围巾还能变化呢。”
打骨折
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