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一刻 > 笑话 > 恐怖笑话
恐怖笑话
  • 厕所遇鬼
    楚阳向去农村串门儿,在和亲戚们聊天时,亲戚告诉他,这里的厕所有鬼,不过,你不接 受鬼的东西,鬼就不会伤害你。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原因,到了晚上,楚阳向的肚子痛得要 命。实在没办法,楚阳向只好怀着恐惧的心理,硬着头皮去了厕所。 
    楚阳向刚蹲下,便听到鬼的声音: “要红色的手纸还是白色的手纸?” 
    楚阳向知道不能接受鬼的东西,便答道:“我一直用报纸。”看样子,楚阳向是得了痢疾,过了不一会儿,楚阳向又跑到了厕所,不过,这次,他不再 害怕了。 鬼看到楚阳向后,又伸出手说道:“要《文汇报》还是《参考消息》?” “我一直用体育类报纸。” 夜里,楚阳向第三次上厕所。 “要《体育周报》还是《足球日报》?”鬼问。 
    “......我......我只想撒尿。”
  • 肚子饿
    某晚,史迪在离开酒吧的时候,发现门口躺着一个醉汉嚎哭不已。他对这人深表同情,就过去问他是何原因。“今晚我铸下大错,”他用鼻音说,“我把老婆卖给一个家伙,价钱是一瓶威士忌。”“真是糟糕! ”史迪说,“她被卖了,你后悔是不?”“不。”醉汉说,“我希望她回来,因为现在我饿了,想吃东西。”
  • 快刀切手
    手,一只手吊在墙上,呈灰黄色的,掺着点血丝,还微微颤抖着。大排档老板取下了那手,拿起刀,熟练的快斩着。很快,一盘酱醋鸡爪便切好了。然后就等待醉酒的食客们狂啃它了。
  • 中文的十字
    一对夫妇平时总吵架,一次两人又吵起来,丈夫一怒之下杀害了妻子,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
    后院子里.
    过了几天,男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孩子都没有见到妈妈却一点也不问自己呢?
    于是有一天他就问孩子,"这几天你妈妈不在家,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
    孩子答到:"我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爸爸你这几天一直背着妈妈呢?"
    这十个故事曾经有人很早就流传......据说看帖不跟的人,回收到一个"礼物"....
    那天晚上十一点半,BBS上有个人看了这个帖子,跟贴的人很多,有人说好恐怖,有人说一
    点也不恐怖,另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十二点的窗台的人写到,还好,你们都跟了帖子,所有
    看这篇帖子却不跟的人都会收到一份很特别的礼物,但是回帖里即没有写礼物是什么,也
    没有写怎样送给他,他忽然想起这是某人在开玩笑的,于是偏不回帖子便上床睡觉了,
    可能天气太热,他在床上躺了一会睡不着。这时外面传来火车站大楼的敲钟声,他想应该
    是十二点了,不过他马上便发现有些不对,自己家离火车站很远,住了这么久从来没听到
    过敲钟声。于是他急忙爬起来,穿着拖鞋扒在窗台上仔细的听。。。。。。
    第二天早上,马路上围着很多人,公安局也来人了。闲在家不上班的人都在议论着昨晚这
    栋楼里有个人莫名其妙的跳楼事件。尸体清早就被运走了,原先的地方让太阳一晒,留着
    一个深黑色痕迹,如同一个中文的十字。
  • 可怕的电线杆
    在一个偏僻的村庄,一条羊肠小道上有一根笔直的电线杆,说也奇怪, 常常有人在那出事。
    不久一对年轻男女不小心骑车撞倒,当场毙命。一天晚上,5岁的小志和他妈妈在回家路上经过那儿,小志突然:“妈妈,电线杆上有两个人。”妈妈牵着他的手快速走开说:“小孩子不要乱说!”
    但是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有一天,一个记者来采访小志让他带他去看发生车祸的地方,小志大大方方的领他走到那,记者问:“在哪?”小志指指上面,记者抬头一看,只看到电线杆上挂着个牌子,记者发现了什么呢?看结果吧。
    牌子上写着:交通安全,人人有责。
  • 北烟囱
    上了中学,我们几个特爱踢球的男生每天放学都要踢会儿球才回家。那时我们有两个操场,小的叫南操场,是个柏油篮球场,还有单杠,爬杆之类的东西;大的叫北操场,主要是踢球,冬天浇冰场,但是我们不喜欢滑冰的仍然有足够的地方踢球,可以想象它有多大。有意思的是两个操场里面各有一个很高的烟囱,我们叫顺了嘴,把他们称为南烟囱,北烟囱。南烟囱是烧暖气的锅炉房的烟囱,北烟囱就没人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了,下面是一大片破破烂烂的水泥建筑,有些高年级学生把自行车锁在那边,我们低年级是很少往那里去的。那也是个冬天,冰场还没浇,但是头场雪已经下了,我们照例放学后踢球,我是后卫。不过当时踢球没章法,进攻就都往前跑,防守就全退回来,反正人多,跑累了就蹲下歇会儿,自然有人补位置。那天我们的大门就在北烟囱那个方向,我踢累了就在门边歇着,突然对方就攻过来了,门口一场混战,球也不知道怎么就飞到北烟囱底下那片废墟去了。那会儿天也已经黑得快看不见了,球一没,大部分人一轰而散,就我们几个球迷不能走,得把球找回来埃进了那片废墟,越发的什么也看不清了,我就爬到水泥板的顶上,找了一圈都没有,另外几个人都在底下找,也没有。
    我们不死心,来回找,天可就全黑下来了。突然间我踢到个圆东西,以为是球,伸手一摸冷冷的硬硬的,可把我吓坏了,竟然是颗骷髅头,当时我怪叫一声就往外跑,衣服被断钢筋划破都不知道,其他人也不敢再找球了,统统跑回了家。第二天几个高年级的听说我们的事儿不信,也跑去那片废墟,还是白天呢,结果个个脸色煞白地跑回来。再后来我们体育课老师也去过一趟,回来的时候好象也是心惊胆跳的样子。
    等我们快毕业了,几个哥们儿合计非得再闯闯那个禁区不可,带了手电筒蜡烛还有火药枪之类的重装备,来了个彻底大搜查,结果除了捡到一顶破钢盔跟几块白骨,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们还专门问过一个医学院的学生,说那几块也不是人骨头,至于钢盔,似乎是日本鬼子时代的,因为上面还有日本字。有人就猜测说北烟囱下面那片废墟是“731”遗址,可是查历史我们那里也没驻过“731”,至于北烟囱到底是干什么的,可是连我们学校最老的校工也不知道,只是后来拆的时候发现它特别结实,连用了炸药放倒都没摔烂,只好雇一帮民工拿大锤给砸烂了
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