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一刻 > 笑话 > 恐怖笑话
恐怖笑话
  • 命名的禁忌
    1、取字义要力求简单明瞭。
    2、读音要顺畅,让人有亲切感。
    3、勿用太过俗气的用字。
    4、须符合姓名之意义及身份,不可犯上。例:父名为‘信义’,子女姓名勿用‘信’字作为名字末位,如:明信、忠信。
    5、命名当依造排行顺序,不可颠倒。例:兄名为‘夏生’,弟可名为‘秋生’而不可取为‘春生’。
    6、命名时应当符合实体之缘故。例:牛年生之人,而名为‘虎’。
    7、勿用滑稽式之名及有双关语之名。例:白贼七、伯熙(白死)、吕四(旅死)。
    8、勿用暧昧之名,即男女不分之名。
    9、姓与名之意义相同则不吉,容易产生凶运。例:姓金之人取名为金山、金库。
    10、勿用难读之文字为名,应当用易叫之响亮名字。
    11、勿用刻苦吃亏之文字。例:醉、痴、霜、愚、忍。
    12、勿用含有水火之文字相接为名,若隔一字则无妨。例:炎海、炳溪。
    13、单姓者命名注意事项:
    (一)名的总数勿和姓同划。如12.7.5和16.7.9
    (二)名的尾数勿和姓同划。如8.12.8和17.9.17
    (三)名的尾数勿为姓名总笔划的二分之一。如9.7.16和7.6.13
    (四)犯以上事项者恐会暗劫难逃。
    14、复姓者命名注意事项:
    (一)名的尾字勿和姓的尾数同划。如5.10.3.10和8.7.10.7
    (二)名的总数勿和姓同划。如8.10.9.9和8.9.10.7
    (三)犯以上事项者恐会招难犯灾。
    15、音韵:
    (一)牙音[ㄎ、ㄍ、ㄏ]听觉-慈祥、宽容、容易亲近。
    (二)舌音[ㄉ、ㄊ、ㄋ、ㄌ、ㄐ、ㄑ、ㄗ、ㄘ、ㄙ]听觉-急切暴躁、具有威严。
    (三)齿音[ㄒ、ㄓ、ㄔ、ㄕ、ㄖ、ㄧ]听觉-激烈且有积极性。
    (四)唇音[ㄅ、ㄆ、ㄇ、ㄈ、ㄨ、ㄩ]听觉-和气具有明朗性。
    (五)喉音[ㄚ、ㄛ、ㄜ、ㄝ、ㄞ、ㄟ、ㄠ、ㄡ、ㄢ、ㄣ、ㄤ、ㄥ、ㄦ]听觉-笨、钝、不易起人感能
  • 华工奇鬼
    每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如果你走一下华工北区的那段小路,你就会感受到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不信就跟我来,走一下吧,嘿嘿~~你跟在我的后面,走啊走,虽然很黑,但是有个人做伴总不会很害怕,所以你也很坦然,突然你感觉到有人在你的背上摸了一下,很麻的感觉,就一下,但是那么的清楚,绝对不会是幻觉或是别的东西,是人~!旁边就我一个人,所以你自然会想到是我捉弄你。“呵呵,”你说,“就这想吓到我?”我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啊?”我问。
    她笑着说:“不是你才怪,摸我干什么?以为我怕鬼啊! ”我心里顿时明白她是遇见真的鬼了!
    我想吓吓她,因为我知道这个鬼的来历,她本来是一个老师的女儿,很可爱,也很贪玩。有一天掉进井里淹死了,但做了鬼还是改不了贪玩的本性,时常跑出来吓吓小女生,所以我就跑的远远的,对她喊着:“好了,现在我不跟你一块走了,不然一会儿你又说我吓你! ”她也满不在乎,反正能看见我,我们就一路这样闹着笑着,突然,她不说话了,也不笑了,呆呆的站在那里,脸冷冷的,嘿嘿,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走过去,故意问她:“怎么了?”她吓的要哭了,“我,我…………见鬼了!! ”“不是吧?什么啊?”
    她带着哭腔说,“真的,感觉太真实了,有人摸了我一下,但这附近只有你,你又走的那么远!怎么可能?”哈哈,我心中痛快极了,终于吓到她了!我对她说:“没事,呵呵,有我在,鬼不会吃你的! ”“人家都害怕死了,你还开玩笑! ”就这样,我硬是连拖带拉才把她带到东区,因为一路上她腿抖的厉害,路都不会走了,嘿嘿~~到了东区,我看她情绪有所好转,就说出了那个故事死了,早知道不告诉她真相,现在我的耳朵上还有个印子,就是被他捏的,呵呵~~不过大家以后遇到那个鬼不要害怕哦,她只是和大家玩玩而已,做鬼是很孤独的啊!
  • 流血的灯
    学校刚刚落成一座新的教学楼。楼里装修的很豪华,只是每次进去的时候都有一种阴冷的感觉。人们总以为是新建成的缘故,并没有太在意。由于设施很先进,因此晚上楼总是关的很早,10点左右就没有人了。管理员关上所有教室的灯后便回家了。住在楼里的除了那些需要很早起来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以外,偶尔还会有一个人来住,她叫梅。梅很年轻,不是学生。她在教学楼的地下室里帮助做些如打字复印的工作,有时候忙得很晚了,便同那些清洁工们住在地下室里。梅很活泼,同管理员混的很熟。那天很晚了,还下着雨,梅便决定不回家了,提早做完了事情,梅蹦蹦跳跳的替管理员关灯。雨越下越大了,梅对管理员说,叔叔,你先回吧,我来帮你关灯怎么样?管理员亲昵的拍拍她的头;你行吗?这么多的教室呀。梅调皮的举手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梅蹦跳着去关灯。一间一间又一间,从六楼到关到了一楼。梅到最后一间的时候觉得有些累了,便索性坐在宽敞的教室里,梅自己想:从来没有上过大学,这下也体会一下坐大学教室的滋味。梅一边想着想着,竟入了神……“啪”——什么东西落在梅的头上,把梅从沉思中惊醒了,梅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抬手看了看表——天,这么晚了,该回了。眼光不经意的落在手上——“血!是血! ”梅惊呼,“哪来的血?我的头什么时候破了?”梅又去摸了一下刚才摸过的地方,“啪”——又有一滴滴在了梅的手上,黏黏的。梅疑惑的把手伸到眼前,又是血!不——是屋顶上滴下来的,是滴下来的!梅猛抬头,看到的却是充满的鲜血的荧光灯,血正一滴一滴地溢出来,一滴一滴,滴在梅的头上,脸上……梅呆住了,甚至忘记了要跑许久,梅象从梦中惊醒了一般,尖叫着:血!血-…血红的灯光下,她的脸显的特别的狰狞可怕……恍惚中她看到灯光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阴森的笑脸……梅,进了精神病院。——什么都不会说,只是每次到晚上看到荧光灯,总会尖叫着:血血!后来据说好了点,只是好好的活泼的姑娘变的沉默寡言,脸上总是带有那么一点点的恐惧的表情……再后来,就传出了那座教学楼的故事。听说,那儿原来是个坟场,大概这楼压抑了那些原本幽闲的灵魂,他们是在报复……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单独在那楼里走动了——即使在白天。
  • 被鬼压
    我跟我奶奶同住,爸爸妈妈离婚了,因此我经常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有很多次,在睡觉。突然能够听到周围“悉悉嗦嗦”的声响,感觉很害怕。然而身体怎样也不能动弹,我开始大声叫“奶奶,奶奶...”,可是声音被压在喉咙里,我自己听得到自己在叫。可是奶奶却迟迟不进来。此时我的头脑绝对是清醒的,我尝试着坐起来,可就是不成功。只能半坐着(肘部撑着床)看到窗口有一个绿色的东西象是一棵植物之类的,在摇摇晃晃!我怕极了,拼命喊叫着,可是我的声音一直在颤抖,颤抖的自己听了也毛骨悚然。此时,我几乎透不过气来,我想把手移动一下,但就是无法动弹。
    突然这种感觉消失了,我又能行动自如了。可是发现自己却好好的躺在床上,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周围出奇的安静,我猛然想起窗前的东西,再一看,什么也没有。我一夜没有睡着。这件奇怪的事情一连发生了好几天,后来我换了一头睡,就平安许多了。
  • 拉泡屎也这么倒霉
    在一个漆黑的夜里,一个人赶夜路,途经一片坟地。
    微风吹过,周围声音簌簌,直叫人汗毛耸竖,头皮发乍。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远处有一点红色的火光时隐时现。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鬼火”。于是,他战战兢兢地拣起一块石头,朝亮光扔去。
    只见那火光飘飘悠悠地飞到了另一个坟头的后面。
    他更害怕了,又拣起一块石头朝火光扔了过去,只见那亮光又向另一个坟头飞去。
    此时,他已经接近崩溃了。于是,又拣起了一块石头朝亮光扔去。
    这时,只听坟头后面传来了声音:“妈的,谁呀?拉泡屎都不让人拉痛快喽。一袋烟功夫砸了我三次 。”
  • “绝对恐怖”的租房经历
    我曾由于某种原因,租过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的租金低的让人不敢相信,但是我住进去之后,发现周围的人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而且还在我背后指指点点。
    我非常的奇怪,终于有一天我拉住了看门的老头,非要他告诉我真相。他对我说:在我住进来之前,这里住了一对情人。他们一直很好,但是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她们大吵一夜,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的。而那个男的在把房间重新装修过之后也消失了。
    邻居们曾经注意到那个男的总是在深夜粉刷墙壁,所以他们都认为那个女孩子被那个男的杀了然后把尸体砌到了墙里,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我觉得后背发凉。
    回到住处,我到处检查,最后坐在床上,盯着对面墙壁上的一片可疑的水渍。越看越觉得象一个人的形状,而且她的姿势就好像挣扎着要出来。我毛骨悚然,赶快蒙头大睡。
    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那两个情人在大吵,那个男的在愤怒之下用绳子勒死了那个女的,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墙里。我看见那个女人眼睛中流出鲜血,在墙里面挣扎着,大喊着:放我出来,放我出来!!!!我给吓醒了,实在忍耐不住,我操起把改锥就去挖那面墙。
    终于,挖开了一个小洞,然后,我就看见一只眼睛在看着我……
    天哪,原来是真的……
    突然…………
    那个眼睛变成了嘴巴,然后开始说话了:
    “隔壁的,你挖我们家墙干什么?! ”
打骨折